『国风方法论』五要素关联分析互联网医院的良性运营策略

发布于 2022-09-26 02:54

编辑导语:五行相生相克是中国传承千年的学问。从五行关系中抽离出共性的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相较其他更符合中国规律。本文以互联网医院为例看看如何运用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一起来看看吧。

一、源自五行生克的“中国风”分析方法:五要素关联分析

中国的五行学说是认为世界上任何事物、任何组织,只有符合五行相生相克的关系,才是一种良性存在。

最典型的应用就是中医,中医的底层逻辑就是五行生克,这也是中医和西医根本区别所在,真正的中医之所以能做到避免“头疼医头,脚痛医脚”,就是因为它的医病逻辑是基于五行生克关系的分析。

这种关系,抽离出共性,就是「五要素关联模型」。我们有理由相信,至少在中国社会的大环境中,遵循这种关联架构的组织,才能更好地符合中国规律。

国风方法论:五要素关联分析

如上图所示:任何一种事物A,都会有BCDE四种因素分别对它产生压制、消耗、促进和服从四种作用;对于BCDE自身来说,其它的四种因素,也同样对它产生这四种作用。基于这样的关系构建出来的架构,就是一个符合五要素关联的良性架构。

接下来,以互联网医院为例看看如何运用「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

二、互联网医院的现状:小姐心气丫鬟命

自2018年7月国家卫健委发布互联网医院新政以来,截止2021年6月,我国现存互联网医院已经1600多家了,可惜大部分都处于荒废状态。

医疗行业一直以来最大的矛盾,就是有限的医生资源(尤其是优质资源)与人民群众飞速增长的就医需求的矛盾。

所以,互联网医院诞生之初,就是奔着这个矛盾去的。很可惜,目前看来它并解决不了这个矛盾,主要是现在的技术手段是无法解决医疗资源短缺的:AI看病,除了读读片子,其它的均无法商用。于是,就导致了绝大多数互联网医院处于闲置的现状。

而原有的互联网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只是把少数的优质医生资源,在线上转移到其它贫瘠区域,从全国一盘棋的层面看,也是属于RBL的拆东墙补西墙罢了。

那互联网医院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呢?AI医疗,从本质上来说,属于智慧医院的范畴,即便是是未来有了实质性突破,可以替代中低级医师进行诊断了,也不算现有的互联网医院的功能。

下面,就遵循现有的互联网医院政策要求,用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进行剖析。

三、互联网医院的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

第一步,把「互联网医院」的良性运营,作为要分析的对象A。

明确了分析对象,才能开展下一步。一个组织要保持好良性运营状态,有内因,也有外因。对于目前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外因决定内因,内部架构要随外部因素变化而变化,所以,本文只分析影响互联网医院良性运营的外部因素。

搞清楚外部因素的脉络,内部组织的建设目标就是确保这些外部因素对互联网医院产生预期中的作用,就可以维持良好的运营状态了。

第二步,结合行业特性和政策要求,根据直接对A产生促进、压制、服从、消耗作用的原则,找出BCDE的集合。

1. 确定起决定性促进作用的因素D

这是互联网医院成立乃至后续运营的基础,没有它,互联网医院无法成立;没有它的积极配合与支持,也没有后续的良好运营。

根据卫健委的要求,任何互联网医院,必须依托一个实体医疗机构。后续的监管、医生入驻与上线问诊,电子处方的归属,均属于所依托的这家实体医疗机构。所以对A主要起促进作用的因素D,就是依托的实体医院,具体相关因子的集合就是:

医务科:负责对接卫健委及监管平台、处理违规、确保医疗质量等;业务科室:负责提供医疗资源:医生上线、医疗服务保障、服务项目提供等;信息科:负责数据共享、系统打通、对接监管、三级等保等;市场部:负责线上用户的线下服务需求转化对接等。

得到D实体医疗(医务科,信息科,业务科室,市场部),如下图:

确定促进因素D集合

2. 确定起压制作用的因素B

这是互联网医院必须面对压制作用,不能逃避,不能对立,只有把这种监督力量包含在运营模型中,才能确保互联网医院的审批通过和日常的良性运营。

根据卫健委的要求,所有互联网医院的系统,必须对接到省级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审批之前必须要拿到监管平台的对接通过证明。

通过后,日常的运营数据(主要是线上问诊、电子处方、购药记录等)也需实时上传到监管平台,监管平台的大数据系统会根据这些数据,联合实体医院的住院数据、门诊数据等,来判断互联网医院的线上问诊、开方等行为是否合规。

如果出现违规或疑似违规,会推送至互联网医院运营端和所属区域卫建部门端口,运营方必须在规定时间内进行处理。

所以,因素B就应该是上级监管,其中包含如下因子:

省级卫健委:负责统一协调、管理监管平台、区域内医疗健康工作质量;医政医管:负责实体医疗机构的日常监管、互联网医院审批及日常管理;信息中心:负责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的规划建设、运营维护、对接审批等;系统建设方:负责监管平台技术层面的具体工作。

得到B上级监管(卫健委,医政医管,信息中心,系统建设方),如下图:

确定压制因素B集合

3. 确定起服从作用的因素E

这里的“服从”,指的是互联网医院最终的服务对象愿意按平台相关规则使用、消费相应的服务。互联网医院提供的服务,有了一定数量的忠诚用户愿意消费,才能构成整个业务闭环,实现良性运营。

凡是使用互联网医院进行问诊的用户,肯定就是最直接的服从作用因子,还需要考虑问诊人家属的需求,他们通常对问诊人的病情,也是非常关心,甚至代问诊和购药。

上面是C端的用户,对于B端,同样也是互联网医院输出服务的对象,比如:缺少基本医疗能力的养老机构,尤其是一些社区养老机构;还有学校也是一个对医疗保障有需求的场所。

这些机构,对医疗有一定的需求,但是在这种场景下,招聘专职的医护人员,成本上不经济,而且也鲜有医生愿意全职去这些场所任职。

所以,服从因素E就是C端和B端的用户,包含如下因子:

患者:互联网医院的直接服务对象,运营价值的体现载体;家属:用户关怀体现、依从性监督者;养老、学校等机构:集中采购基础医疗服务。

得到E用户2C/2B(患者,家属,养老机构,学校等机构),如下图:

确定服从因素E集合

4. 确定起消耗作用的因素C

医药自古不分家,分析互联网医院自然不能缺失医药环节,从业务链条上,问诊开方后,就是购药了。所以,如果把互联网医院医疗结果(电子处方、用药建议等)的直接消耗因素就是医药机构。

从目前的政策细则上看,电子处方开出后,互联网医院可以从依托的实体医疗机构的药房进行配药,然后快递到用户手中;也可以把电子处方流转到外面的零售药房,由用户自行选择购买。

药企工业:负责生产药品;医药配送:负责药品配送;零售终端:负责药品最终销售。

得到C实体医疗(医务科,信息科,业务科室,市场部),如下图:

确定消耗因素C集合

第三步,整体联动ABCDE因素,根据相互压制、促进、服从、消耗的关系进行模型修正。

在前面第一步中,主要是根据A和BCDE的直接作用得出的集合,接下来就是把BCDE之间的四种关系作用联动,可以初步构建出针对互联网医院良性运营的「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供后续修正。具体见下图:

互联网医院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初稿)

从上面的模型可以看出,ABCDE五种因素,四种作用关系,对应的10对关系中,C→B的压制/服从关系是缺失的,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C是医药机构集合,B是上级监管集合,【医药机构】里面无论如何是找不到能够对【上级监管】有压制作用的因子的。这说明,把医药机构作为C集合,是不合适的。

目前绝大多数互联网医院平台都是把医药作为平台变现的重要渠道,本质上还是线下的医药联动那一套。如果是建立在这个目的基础上来运营互联网医院,效果不会好不说,还会被政策限制得越来越死。

本来医药分家就是政策所倡导的,线下还可以相对不留痕迹的操作,现在线上了,所有痕迹都在监管平台的数据库里面。

所以,C不能只是医药机构,但是应该是包含医药机构在内的集合。换成【社会价值】就能构成完美符合五要素关联模型的10对关系了,如下图:

互联网医院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

把C定义为社会价值(药企工业,医药配送,零售终端,老百姓获得感),才是互联网医院的真正使命所在:通过便利快捷的互联网途径,为C端和B端用户提供专业医疗服务中的延伸环节(院外用户关怀、诊后诊前管理、线上问诊等医患互动服务),让合适的药品通过合适正规的途径流转到用户手中,提升老百姓的获得感。

这个【老百姓获得感】,其实就是“压制”监管部门的因子,是最终衡量卫健委工作的结果性指标。只有真正给用户带来获得感的互联网医院,才能让用户心甘情愿地“服从”,才能带动相关药品和服务的合理消费,进而实现互联网医院的社会价值。

实现这个获得感,一方面是需要专业的医疗能力,另一方面就是发挥互联网的便捷连接特性和患者及家属保持良好的互动。

四、互联网医院的良性运营策略:三步三闭环

总结前面的内容,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不能太功利地把互联网医院当成“带药”工具,互联网医院本质上应该是一个建立在专业医疗能力之上的、便捷高效的医患互动工具。

这也是国家推动健康中国的方向和初衷:在暂时无法通过技术手段缓解优质医疗资源短缺的情况下,可以通过疏导需求端的方式缓解这个矛盾。防治未病是一种长期渐进的方式,通过互联网医院的用户运营做好用户教育,分流患者,则是一种短期有效的途径。

为确保互联网医院的良性运营,可依据五要素关联分析模型建立如下运营闭环:

ADB-ADE-ADBEC三步三闭环

1. 构建ADB合规闭环,处理好互联网医院A、实体医疗D、上级监管B的关系

首先是实体医院,没有医院的配合,就无法开展一切运营工作,行政命令只能作为前期的开门砖,必须要建立起线下和线上的利益闭环,才能持续良性运转:系统建设、服务流程、医生上线、接入监管、过审拿证等等。

其次就是联合实体医院一起处理好与上级监管的关系,除了直接和互联网医院相关的关系,还要积极帮助实体医院的医务科解决好它在面对上级监管时的问题。

2. 构建ADE用户闭环,处理好互联网医院A、实体医疗D、用户E的关系

发挥互联网的便捷特性,在监管框架下,充分利用实体医院的资源,在就医全周期中,做好用户运营工作。

以专业医疗做背书,联通全科室资源为用户提供全面的健康服务,在保障用户的利益前提下,合规地实现科室之间、线上到下线的引流。

3. 构建ADBEC全闭环,在合规闭环和用户闭环的基础上,实现社会价值,平衡关系

在合规的前提下,实现完整的健康服务,将合适的药品通过合规的途径推送给用户。主要是平衡好医药流通环节的参与方(生产、配送、零售)和医疗服务提供方(实体医疗、医生)之间的关系。

按监管趋势看,医药分家是必然的,各地的监管平台迟早都会开通线上医保接口,互联网医院拥有处方权,但是购药的权力,最终是由监管二期的平台统一进行流转到医院外面的合规社会药房。

所以,互联网医院的运营方的目光应尽早从“药”上面转移到用户本身,只有通过专业+贴心的健康服务占领用户心智,实现最终的老白姓获得感,才能真正的实现一个平衡多方利益的良性运营模式。

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aisoutu@outlook.com 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相关素材